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实用查询

露天电影院

作者:清荷 日期:2011-6-24 20:53:16 人气:

    小时候,我们县城有两个电影院,一个叫大礼堂,修的大气豪迈,富丽堂皇,有上下两层楼,不知道里面到底可以容纳多少人,如果到了现在这样的电影院实在不值一提,可是在以前这里却是我们县城最豪华的地方。而在那个电视还不知道为何物的年代,电影是大家唯一的娱乐,就算是翻来覆去的八大样板戏,每看一次总会有人发现新的亮点,而象其他的比如《闪闪的红星》、《草原英雄小姐妹》等等好作品就更让人趋之若鹜,所以电影院永远不用担心没有观众,好电影更会有许多人因为买不到票而无法欣赏感到扼腕叹息。
    另一个电影院叫梅园电影院,场子比大礼堂还要大,却没有楼层,连屋顶都没有,里面全部都是一些简陋的石条凳,所以大家都叫它露天电影院,渐渐地梅园电影院的名字不再有人记得,只要说露天电影院,就连三岁的孩童都知道在哪里。比起大礼堂,露天电影院实在是太简陋了,石条凳是冰冷的,虽然夏天比较受人欢迎,但是其他季节就有点让人受不了,特别是冬天,虽然大家挤在一起还能感觉一点温暖,不过石头在呼啸的冷风里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温暖起来,于是大家都会带一些垫子垫在石头上,以缓解屁股被冰冷的石头过于刺激。
    虽然露天电影院与大礼堂的环境千差万别,票价也并不会便宜多少,但是为了赶一场好电影,从来没有人抱怨露天电影院的条件不好,因为票是永远不够的,能够买到票坐进电影院的人都是幸福的人,即使是冰冷的石凳,比起那些徘徊在外面因为买不到票而无法进来的人来说,有石凳坐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哪里还会生出什么怨气来。
    露天电影院的四周全部是一圈并不十分高大的法国梧桐。这种树的最大特点便是枝繁叶茂,长到一人多高就分了叉,而且枝桠也会长得很粗壮,这样很适合爬到上面找一个合适的位置舒舒服服地坐下来,运气好的话还有枝杈可靠,这样会比电影院里坐石凳的人更舒服,不过唯一不能比的是树上的风比电影院里要大得多,因为电影院里有围墙挡着,风自然也小了许多,而树上的风是没有东西可挡的,可是为了看一场梦寐以求的好电影,吹点冷风算什么,所以每到电影开场的时候,电影院的三面围墙外的树上全是人,另一面因为在银幕后面,无法看到银幕,那些树自然就没人光顾了。这些人多半都是半大的男孩子,他们没钱买票,而电影院里传出的对白和音乐又有着那么大的魔力无法让人抗拒,所以爬树看电影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二姐会爬树。有几次她也去电影院外面爬树看电影,但是从不带我,因为我不会爬树,学了很多次都没学会,二姐就骂我笨,也不再教我。可是我也想看电影啊,不管什么样的电影都对我们有着巨大的诱惑。为了防止二姐丢下我一个人偷偷跑出去看电影,每到晚上,我就死死地盯着她,生怕稍一转眼她就不见了,被我缠得烦了,她也只好带着我去电影院。
    电影院门口人山人海,有票的大人们生怕错过了开映时间,都早早地等在外面,我和二姐既没钱买票也根本没票,二姐一个人还可以找棵好树早早地抢个好位子,可是带了我这个不会爬树的累赘她的爬树计划就不能实现,我们只能另想办法。
    还是二姐聪明。她比我来得多,对电影院的环境比较熟悉。电影院有两个入口,一到开始进场时,两个入口处分别站了两个剪票人员,靠着门口一边一个,握着票的人都是将要撕的一半露出来,另一半牢牢攥在手里,一旦掉在地上就不可能找到了,因为人潮拥挤,大家都在拼命往里挤,哪还容你弯下身子去慢慢寻找那张小小的票,等到你找到,恐怕也被乱脚踩得辩不出座位编号了。我和二姐个头都不高,基本还属于儿童,如果被大人带着是可以免票入场的,可是如果没有大人的带领我们也是不可能进去的,而我们的父母是从不花钱买票看电影的,所以我们属于没有大人带领的儿童,因此属于禁止入场人员。
    二姐首先教我跟在一个魁梧的大人后面,当然这个大人看上去要象我们的长辈,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随便一看都是数不清的大人,最好是跟在男人后面,因为女人都比较警觉,不喜欢被不认识的人跟着,即使是毫无威胁的小孩子她们也不喜欢。然后我们分开行动,两个人分两个入口进去,当然也可以在一个入口,不过不能同时进去,要前后隔一段距离,当快到入口处时,马上拉住那个早就“看上”的大人的衣角,跟着他一起堂而皇之地走进电影院。被我们拉住衣角的大人也只是回头看看,见是象我等这样的小女孩,基本够不上威胁,也就不以为然,于是我们便很顺利地进入那个被我们称作天堂的电影院,去看我们梦寐以求的电影。
    挤进电影院后,我和二姐迅速跑到最前面,因为电影院里人实在太多,我们根本看不见对方,而最前面只有买到前几排的人才会去,相对来说人比较少,这样我们就能很容易地找到对方,然后我们牢牢地牵着手,以免再次走失,就在过道里蹲着看起了津津有味的电影。
    其实我们去露天电影院还有另一个原因,因为大礼堂进去以后还要查票,被查到后虽然不会罚款,却是要被赶出来的,小孩子被赶出来倒没什么,可是电影才看了个开头就被赶出去了,心里对电影的惦念比被赶出来更让人难受,而露天电影院从来不查票,这也是我们喜欢露天电影院的最大理由。在露天电影院看的印象最深的电影是朝鲜电影《卖花姑娘》,因为早就听人说这个电影如何好看,我和二姐早就心痒得不得了,当然不能错过了,于是终于想尽办法挤进了露天电影院,那是个夏天的夜晚,我们穿着同样的黑色纱裙,蹲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盯着银幕,电影还没完,我们的裙子早被我们的眼泪擦成湿漉漉的了。
    看完电影以后,一般都很晚了,我们也不知道到了几点,只知道在我们跑回去的路上只有我们俩人的身影,那时侯似乎从来不用担心小巷子里突然钻出什么坏人来,父母也从来不担心我们会怎么样了。
    上学以后,我堂堂正正地去露天电影院看过几次电影,当然那是学校包场,要求每个人都看的电影,我也可以堂堂正正地找父母要钱交电影票,那时侯大人一毛,学生半票五分。现在的五分钱已经没有花的用途,而那时侯的五分钱可以买两个鸡蛋,如果不是学校要求我们交钱看电影,母亲是舍不得给这五分钱的。虽然看的几次都是《闪闪的红星》,却仍然乐此不疲,好像潘冬子永远都是可爱的,他的妈妈是最好的革命母亲。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露天电影院不见了,我们也才想起已经好久不看电影了,曾经辉煌的大礼堂也已不再放电影,而是变成了录像厅,露天电影院可能再也没人进去了,它的使命也已完成,那里被建成了一个大大的商城,那些石凳不知道去了哪里,它们一定还记得自己曾经的辉煌,可是如今它们自己的身影都没有了,记忆也会随着消失吧,而我们记忆深处里那些石凳的影像也已开始模糊,就连曾经的电影,也已渐渐不再清晰。

网友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