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实用查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影音驿站 > 驿站音乐

《万物生》:曲中生万物

作者:掌柜 来源:未知 日期:2012-11-26 16:52:20 人气: 标签:万物生 萨顶顶
导读:万物生填词:高晓松从前冬天冷呀夏天雨呀水呀秋天远处传来你声音暖呀暖呀你说那时屋后面有白茫茫茫雪呀山谷里有金黄旗子在大风里飘呀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

万物生

  填词:高晓松
  从前冬天冷呀夏天雨呀水呀
  秋天远处传来你声音暖呀暖呀
  你说那时屋后面有白茫茫茫雪呀
  山谷里有金黄旗子在大风里飘呀
  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
  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
  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
  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

  作为一个歌手,她拥有一副令所有人惊羡的独特嗓音。


极强的辨识度,丝丝融合的表现力,独一无二的演绎方式。
  作为一个音乐人,她抛弃尘世的浮名繁华,剑走偏锋的自学梵文,遍游中国文化圣地,静心体验,音乐灵感完全来自于自己对中华民族古老文化的研究和体验, 从五千年的光华里提炼出来真正属于民族的精髓。萨顶顶认为歌唱是先于文字的人类第一语言,那就是说人在不会说话之前已经创造了音乐。因此她创造了独特的“自语”式演唱,以无意义的随性哼唱来表达自己情绪,来期待心与心的纯粹交流和感动。这种演唱方式更被环球唱片亚太地区总裁Max Hole称为“与神交流的语言”。
  作为一个制作人,她大胆开放的“世界音乐”意识, 使她并不拘泥于现有音乐的模式,而是利用西方电子乐的节奏感将古老神秘的东方原生态民族音乐衬托的更加出彩和现代。以Cross-over的方式将行云流水般优美的东方民族乐器与现代电子合成器融合也是如今世界上最前沿最时尚的音乐形式,这样的融合形成的一种异常强大的听觉震撼,形成独特的“萨顶顶音乐”。萨顶顶的音乐更是获得了全球音乐最高奖“格莱美”音乐奖高级评委Eric T.Johnson以及多位资深评委的肯定。“格莱美”方面甚至来函邀请萨顶顶赴美交流,这是“格莱美”成立亚洲地区常设机构几年来首次对华人歌手发出邀请。
  作为一个舞者, 她并非接受过专业的训练 却全凭音乐的驾驭和深入骨髓的东方气质, 随身起舞, 并独辟蹊径结合东方武术, 构织成唯美,绚烂,独特的东方神秘主义舞蹈.
  而作为一个文化符号,“萨顶顶”三个字远不只局限在音乐上.而是从音乐的最本源出发,以中华民族的千年文化为广大背景,巧妙融合西方创新意味的电子音乐,同时随之而出的是高品质音乐融合文化,深厚而不固守,创新挑战而不脱离现实的前卫时尚气质.
  对于萨顶顶的独特音乐,“格莱美”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欣赏,于是正式发函来邀请萨顶顶赴美交流,这是“格莱美”成立亚洲地区常设机构两年 来首次对华人歌手发出邀请。这又一次证实了“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条真理。
  敢于打破世俗尝试创新的人,是需要才华做后盾的。萨顶顶的音乐是对现世流行音乐界的一个挑战。她勇敢的抛开那些浮躁却已深入人心的音乐元素,将藏族宗教色彩的文化带到人们眼前,坚定的使用着民族乐器,真诚的歌唱最淳朴的简单的情感、意志、力量、幻想和追求,打造一个全方位音乐概念,而不只是单纯的表演,因为回归音乐的本质,就是令人舒心感动的情绪。是的,不用怀疑,这是你所没有进入过的音乐世界,你的唱机里还没有转动过的新鲜音乐,能让你的耳朵体验久违的“惊艳”之感。我们完全有理由期待,聆听,享受,随之狂欢。

  这是一个让艺术失落的时代,当人们“合上双手,愿意做尘埃”的时候,却峰回路转,万物涅磐重生。《万物生》满载着东方原始气息,洗涤着在浮躁世间“惹尘埃”的心灵。
  古筝流水般律动,展现着边陲古国异域的壮阔辽远,一切又是那么华美与灵动,如哈达飘于天际,载歌载舞着幻化在缤纷奇幻的高山之巅。音符跌宕,配合着藏传佛教的质朴虔诚,在电子乐元素烘托下,更加突显了音乐骨髓里的东方特质。
  高晓松的中文填词,可以说是歌曲意境营造的另一重要元素,近乎白描的勾勒,使高原上,无论自然还是人文的景色,都在音乐中愈加清晰,又渐渐缥缈、融合……
  萨顶顶的演唱,更是身心合一,物我两忘。而听者则在此时醍醐灌顶般陶醉亦觉醒,胸襟豁然,神游情动。
  极负辨识度的嗓音+电音舞曲+讲话般朴素的演绎方式+中国古典佛教文化+中华民族特有乐器+东方神秘主义舞蹈构成了萨顶顶独特的音乐风格,身兼歌手、制作人、词曲作者、编舞、舞者多重身份的萨顶顶用汉语,佛教咒语,自语(自创语言)三种语言演绎的音乐,就象她所说的“人类的歌声早于语言,让音乐和你对话”。听萨顶顶,人们能得到真正意义上灵魂的回归。

  萨顶顶《万物生》

当今随着音乐市场中商业音乐的泛滥,把国人的心境也带得越发浮躁,中国流行音乐被海外的音乐模式冲击得体无完肤,各界同人在呼喊与期待着一种代表中国本土的,新的音乐形式出现的同时,也渴求着心灵上的净化,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自离心最近的地方,寄托着对大自然宇宙和谐的幻想,咒语(佛教流传入中国后,上千年从未更改遗失的一种语言,全球皆同),唤醒了沉睡已久的天地生灵-《万物生》!极负张力的音乐渲染出大气磅礴的意境,贴近心跳的节奏,让你感受到世间万物的呼吸,空灵的声音中天地之间行云流水的动静随伴音乐起伏跌宕,让你从繁重的现实生活中彻底超脱,此时,没有了对时空的感知,没有了对世俗的眷意,畅游着无限音乐创造的幸福,更让你不得不由衷的为萨顶顶的音乐魅力所感叹!听着《万物生》闭上双眼你能看到一幅幅美丽的画面,就象歌词中描述的:
  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
  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
  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
  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
  在这种高品质代表中国的世界新音乐面前,任何充斥着市场的散发铜臭商品音乐、品质低劣的网络投机音乐都显现的十分苍白,不堪一击的会立刻变成泡沫蒸发。让我们共同关注萨顶顶,关注《万物生》,迎接新音乐时代到到来……
  发现了吗,对于唱片,我们的耳朵已经麻木了很久了,而对于音乐本身,我们已经将它遗忘太久。如今的歌坛纷繁看似热闹纷繁,新老偶像们举着R&B,Hip-Hop,摇滚复古风……各式华丽大旗乐此不疲的四处招摇,而事实是,你聆听过后只剩下难言的空虚寂寞。现在自诩在做音乐的人真正是做不出好音乐的,我们的好音乐都来自那些敢于离开尘世静心创造的人们。他们的信条是:音乐就该是特例独行的“非凡”。于是我们有了New age, cross-road……虽然这些在现在看来已经是作为一个听歌的人应有的常识了,可是,别忘了在它们刚刚出现的时候,耳朵里涌现出的那种“惊艳”之感。
  在华语乐坛已经淹没在模仿和跟风的尴尬中时,2006年的春天,一首名叫《万物生》的歌曲在网上悄悄的蔓延开来,人们就像被从迷雾中唤醒一般开始记住一个名字:萨顶顶。
  这首歌和现今市场上的流行音乐有着极大的反差,带有与城市喧嚣迥然有异的清新洒脱、浪漫激扬和平和悠远。 歌曲巧妙地融入进通俗和民族的特色元素。将藏民族朴质的歌谣,悠扬的中国民族乐器,原生态风格的人声一起融入西方电子乐感的编曲里,以梵文念白辗转出柔韧的宗教神秘,由高晓松填写的中文歌词简洁却意境悠远,非关爱情却引人入胜,最美最动人的梵音,又让人的灵魂不知不觉舒展。如此使这首歌曲的每一个元素都刻上了“独一无二”的印记。听罢《万物生》,你会感到萨顶顶那激越、聪灵,通透的歌声像是一双会一路盘旋飞舞 到时间尽头的缥缈而轻薄的翅膀,不断飞扬前行,伴随着云的起伏而飞舞,云的跌宕和这双萨顶顶用歌声幻生的翅膀辉映牵引,使我们眼前竟能呈现出另一幅极度妖 娆迷人的色彩画卷。
  粗糙朴实的藏族文化,梵文的神秘和厚重是萨顶顶音乐的深厚的文化底蕴;以cross-over的方式将行云流水般优美的中国民族乐器与现代电子合成器融合,是如今世界上最前沿的音乐形式,而其所制造出来的强大张力是任何流行音乐形式都无法比拟的;旋律如同雪山一般清澈,抒怀,无限伸展;再加上萨顶顶极富个性和画面感的歌声,清洌、甘醇、空旷,带给我们精灵般的空灵之韵;这些元素碰撞出来的便是令人惊艳的新音乐!
  而对于萨顶顶的音乐世界来讲,单纯的演唱并不能表现她音乐世界的丰富内涵,现场表演也是她音乐概念的一个延伸。以带着宗教意味的武僧为伴舞群,以自语的方式传奇歌唱,特别为歌曲制作的服装,民族,时尚,灵动。而在优美的舞姿下演绎出来的萨顶顶的歌曲,便成了一个丰富而完整的整体。

本文网址: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